DSC01804.JPG  

圖:紙鳶風


 

在冷冬裡吐一口白氣,

暖暖掌心間的紋痕,

寫上疑似已註定的軌跡,

用生命做筆改寫尚未落款的歷史。


在薄霧的玻璃畫上一顆愛心,

這是畫家的起步,

用童趣的角度,不足一百的高度,

塗滿我們想追求的赤子溫度。

 

倫敦的迷霧,

是眾人朝聖的聖物,

一生未踏霧都的小人物,

迷失在十七世紀恐怖的錯誤。


山海上的雲霧,

真的是這個世界的產物?

奔月的嫦娥,神仙的居所,

是否也是身在雲中不知處?


 

更新於104/01/10

感謝松竹軒大哥贈詩

 

水車輪轉歲不停

白雲恣然翔藍天

逐夢踏實終有日

水到渠成燦歡顏

全站熱搜

紙鳶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