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一滴鮮血,當作開端
與靈魂的深處產生共鳴
在剩餘的二十四小時裡
將用一片霓虹於予沉靜

看著微微冒泡,帶著淡淡檸檬香氣
透明的瓶身中,裡頭的乳白色液體
讓身體與靈魂,迷茫在昏睡的醉意
半夢半醒之間,有似曾相似的身影

淺嚐那5%酒精的ICE
看著桌前,兩年前遺留的瓶罐
神志有點恍惚,連思緒也淡淡的道起從前
二十四個年頭,生肖即將再次輪轉
是該當虎咆嘯,已經沉睡夠久

那年十八,唯一覺得有意義的一年
當時的振奮,是因為手中的駕照
那時的歡呼,是因為越過尷尬的門檻

那年十九,最為令人意外的那一次
新進的公司,小小的祝福與蛋糕
陌生的環境,有著最溫馨的想念


前年二十二,在夜空下邀月同飲
空晃晃的酒杯,肅立在桌前的角落
何時的自己,也曾如此可笑且荒誕

去年二十三,依偎在陽台上等待
啤酒加綠茶,人生當歌幾回同醉
恍惚一年後,此時妳人在何方

今年二十四,匆匆又過了個年頭
輕晃著酒瓶,看著這不算酒的飲料
我想,我的頭有點暈了

一克靈魂加上半滴鮮血的重量是多少
眼前這二百七十五毫升的酒瓶,能不能填滿
再加上微量的蘇打與氣泡,能不能讓人心醉
如果閉上眼,就可以感受靈魂的存在
那混濁的白煙裡,我吐出了多少份量的魂魄
分出的殘缺碎片,是否還有機會能夠追的回

在這剩餘的二十三小時裡
一分一秒,是平凡也是珍貴
想看,是不是因為過度了這天
那不願顯見的靈魂,能否再成長
想聽,自己最內心的聲音還否存在
就用那讓人醉心的五%送別今日清晨
依依不捨的吐出最後那口,迷魂的雲菸

紙鳶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