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筆代筆,描述大大小小的世界,

把字當墨,勾勒細微的輪廓,

連串的詞句,像手牽手引導靈魂的思緒,

他是作家,是生活的藝術家。

 

作家一詞,神聖不可侵犯,

可遠觀,可拓模,卻不容輕易褻瀆,

它們是天生的哲學思考者,

也是後天的分享者,

大到宇宙未知,

小到生命起源,

盡在掌中簡易深入描寫。

 

作家一詞,離我太遠,

有人說像,但文海遼廣,

不過溺水三千,取一瓢飲,

小小的賣弄,小小的榮耀,

無天生的思泉,

只餘後天的進取,

在這天地裡,自彈自唱自飲,

但從不排斥與人共飲。

 

一杯茶水,一份故事,

你說著,我寫著,就有人看著,

我不是作家,充其是個雜家,

用我的方式,寫下故事。

紙鳶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