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火如新柴遇水,

聲大卻不焰,

酷似有形卻無魂,

海的包容,山的恩惠,

是血繫一脈,同流的血液。

 

肚中吞碎的牙,

心裡澆活的山,

難免,難免溢流的岩漿,

但只是情緒,不小心得疏忽。

 

沒有恨的理由,

至始至終,一生都是。

 

沒有恨的緣由,

雖此刻此生此景此際遇,

非我所想,非你所求。

 

沒有恨的藉口,

稍縱偏袒的親情,

才屬正常。

 

沒有恨的枷鎖,

我只是想填補那缺口。


希望您喜歡,也謝您給我這故事。

 

紙鳶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