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像物品,散落在各角落,

已是個該離開的旅人,

究竟能帶走多少,瑰麗的畫面。

 

桌上的紅斑彩盒裡裝滿,藍色天空的歡笑,

你我散步原野青草上,開懷的笑與羞澀。

 

角落的粉紅色蝴蝶結綁著,許下的種種誓約,

紅色月亮下,讓你偷親的臉龐,說要愛我一輩子。

 

頸間的星形項鍊牽掛,你的安危,

總是嘻皮笑臉的笑說下次會注意。

 

床上的布偶殘留,退散不去的體溫,

十指緊扣的心跳與你獨有的味道。

 

電腦的mp3還放著,耳語的低喃,

傾訴曾經的過往種種,未來的無限美好。

 

牆上貼的照片,標註回憶之地,

那是只屬兩人的秘密基地,曾經。

 

鏡子裡倒映,憨憨地傻笑,

一次次的折服在它之下。

 

枕頭下的筆記,記著每次爭吵的不愉快,

縱使難過,卻沒有被傷害。

 

床下的鐵盒埋著,最赤裸的背叛,

如利刃,讓心淌血。

 

魚缸的魚,跟我一樣不快樂,

這道理,現在懂了。

 

放棄了看見的種種,

只帶走回憶。

文章標籤

紙鳶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