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依然灰濛,

彷彿此刻的心情,

再低一點,再低一點,

能否就此讓人無法喘息。

 

竊取的片語,說不清的目光,

有形、無形、單一、廣泛,

找不出源頭,理不出線索,

從何處而來的莫名詭譎,沉重。

 

動了、跑了、努力了,

到底哪裡做得還不夠,

可不可以直言跟地說,

我不要啞謎,我不要模擬兩可的解答,

這樣說了等於沒說。

 

不是懶惰或挫折,

到底欠缺了什麼?

如影子般的隨行,

只有肺葉喘息著,越來越沉的喘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鳶峰 的頭像
紙鳶峰

紙鳶峰

紙鳶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