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天後天,

漆黑漸黑到全黑,

疑問,質疑,

同樣的問題,

為什麼是我?

不解的惑。

 

殘存的光映不出影像,

只能用雙手輕觸他與它的模樣,

用文字給予的感受,

細細的摸索,靜靜的拼湊,

用海量的聆聽與感觸,

獲取常人一秒能知曉的事物。

 

與大眾無異,

只是多副墨鏡,

遮蔽外在的雙眼,

僅用心眼,

不同的方式,

細膩的體驗這世界。

 

即使上帝忘了點燈,

黑夜裡我們仍不會迷失方向,

因為有你們的牽絆,

就能感受到溫暖的曙光。

全站熱搜

紙鳶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