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旅行」

口耳相傳颱風來,全台人民心慌慌,
唯有甲中的同學心不驚。
對於這個一延再延的畢旅,心中的喜悅與擔心不曾減,
愛玩的心境使每個不同個體的同學們,在此時的願望即是「颱風不要來」,
或許是颱風聽到了甲中同學的心聲,便轉向遠離了台灣。

九十三年九月二十七至二十九號,
在柔和的太陽與微冷北風的催促下,我們踏上了旅程,
沿路兩旁的風景不停地飛梭,似乎在歡送著此時無憂的學子們,
前去一段富有教育意義卻又不失娛樂的快樂畢旅。
三天兩夜的精采回憶,不勝沒舉,在車上大夥有說有笑,
一同經歷恐怖電影的洗滌,喜劇笑話的洗禮,一起尖叫、歡笑與歡唱,
尤其是唱歌,更是此起彼落,絡繹不決,
迫使許多初試啼聲的同學都不禁「失聲」,
雖然如此但大眾依然玩性不減,搶第一。

在動態方面,我們在「社頂公園」經一線天過迎風門登山頂,
吹著風,好不快樂逍遙。
在海邊任由冰涼的海水向古時候「成吉思汗」西征,
所擁有的士氣一般,銳不可擋,
可是此時的我卻扮演著那長板橋的英雄-張飛,在此把關,
只是水無形,縱使我有當仁不讓的氣勢,卻無法阻擋任何一滴海水的進退,
當時的心情惟獨「暢快」二字形容。

日落西山之時,也是滿天彩霞最美之刻,
白→紅→紫→暗紫→灰→黑
依序變化,似乎再預言人的一生中,
從出生到死亡的前一刻。

大鵬灣的飛機,更是許多人的夢想之一,
飛翔於藍天白雲裡,渴望一對象徵天使的潔白翅膀,
降於自身,即使有如「依卡路斯」一樣的結局,
也不畏懼。

此時此刻的我,依然神遊於浩瀚的藍色天邊,隨著我的認知,
四處遨遊。

紙鳶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