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死,總比沒錢來的好」,這是一位已身居工廠數十年的前輩所說的話,

「看看當下的年青人,總是說著夢阿,理想什麼的,卻還不是跟我做一樣的工作」

親自為他倒了杯茶水,啜了幾口後問他說:「前輩是否願意將每日的生活分享給我聽聽」

這句話像是個開關,瞬間開啟了前輩的話夾子,滔滔不絕地闡述關於生活的豐富,

但整個話題卻圍繞在他與他朋友的豐功偉業,絲毫不曾提及他在家的過程,

「前輩,那你在家都做些什麼?」就在他喘氣喝茶之際,我默默地問了這句話,

明顯感受到那情緒從山頂躍下山地,頓了頓地回我:「睡覺、看電視、偶爾出出操,就這樣吧。」

「沒別的了?」有些訝異的問,「沒有其他的休閒嗎?比如說帶嫂子出去走走,或其他的興趣?」

「沒,還真的沒,在家那麼無聊,天天跟你嫂子玩面對面不講話,還不如自己出去找朋友。」

見場面轉冷趕緊接著問「那前輩工作的那麼久,打算做到幾時退休,退休後有什麼規劃?」

「退休,扯得有點遠,恩~做到不能做吧,不然也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麼,規劃喔,沒想過,有沒有什麼好建議,說來聽聽。」

這次換我無語了,起身笑著笑回了句「有好康的一定跟你說,時間差不多了,走吧。」草草的結束這次休息時間的對話。

 

這段對話,已過去了好幾個月份,現今人早已離開那時的公司,

但卻有種很深很深無法用文字說明的感觸,狠狠地烙印在我心頭,

「腦死」一詞,是我懼怕的理由,「夢想、理想」是追尋的源頭,

可它並非能依規畫而實現,但也非不存在機率,

倘若要人從中硬是選擇,我仍希望可揉著麵包追夢想,

並非是我們願意低頭,向社會妥協,

而是我們寧願學習,也不忘記初衷,

捨棄現有的些許貪樂,努力的填充自我,

或許這些過程,在未來通通都將被捨棄,

但至少我人不曾放棄,證明我生的價值,

「腦死,總比荷包扁掉來的好」我深深認同這句話,

但如同稱作「植物人」的病患,明知現況卻無力復甦的乏力,

甚至比死亡令我感到恐懼,渾渾噩噩的將此生虛度,

不如當一次的花火,在天空閃現一次,感受一輩子只有一次的遠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鳶峰 的頭像
紙鳶峰

紙鳶峰

紙鳶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