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一滴鮮血,作為開端,
與靈魂產生共鳴
在僅剩的時間裡
用喧鬧襯托寧靜

看著微微冒泡,帶著淡淡檸檬香氣
透明的瓶身中,裡頭的乳白色液體
讓身體與靈魂,迷茫在昏睡的醉意
半夢半醒之間,有似曾相似的身影

淺嚐那5%酒精的ICE
兩年前遺留的瓶罐,在桌面擺立
恍惚的神智,開始思索哲學。

一克靈魂加上半滴鮮血的重量是多少
眼前這二百七十五毫升的酒瓶,能不能填滿
再加上微量的蘇打與氣泡,能不能讓人心醉
如果閉上眼,就可以感受靈魂的存在
那混濁的白煙裡,我吐出了多少份量的魂魄
分出的殘缺碎片,是否還有機會能夠追的回

紙鳶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