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涯的荒漠中

豎立著一顆頂天的枯木

被掩沒在風沙裡的瓷器

能試想此地曾經的繁華

一片綠油油的青草圍繞著一湖透亮的池水

白晝時有過路行商們熱絡的招呼聲

晝夜時分在篝火的陪伴下入睡

直到日陽西移

樹蔭遮不住依偎在陰影之下的身軀

才驚覺是黃粱一夢

 

 

咀嚼著如焦炭般的牛皮口糧

大口的飲下壺中已為數不多的甘霖

彷彿再次從鬼門關口被拉回一次的重生

這該死的荒漠究竟綿延到哪

而此時又是置身於何處

沒有輪盤,沒有地圖

笑稱這是趟冒險的旅程

喃喃自語成了這趟旅程裡唯一的娛樂與藥劑

 

 

輕晃水壺,聽那逐漸拮据的生命

看著遠方,那見不著終點的方向

越來越輕的行囊,沒能分擔生命的重量

厚重的衣物,如維持生命的太空裝

穿著礙事,卻又脫不得拋不了

透著枯枝的間隙,窺視光的酷熱

多想兩手一攤的倒臥在此

當一具等死的枯屍

但挨餓與曬成乾的苦

想想便讓人發麻

 

是走是留?

若不是還殘留著些許足跡

都忘了昨日之前一路步步的艱辛

還有已揮灑在沙海裡的汗水量

或許已有綠洲湖畔的萬分之一容量

想了想還是覺得應該走吧

或許不會比等死輕鬆

也或許

還有些許的期許也說不定吧

創作者介紹

紙鳶峰

紙鳶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