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望是座伴隨歲月成長的門,


他佇立在顯眼的位置,


但卻被刻意的無視,


形同邊緣,還上了鎖。

 

 

還不懂市儈的年紀,


不曾隱瞞,不曾阻擋從門內湧現的妖精,


懂的用盡全力滿足,


而過的知足。

 

 

再逐步了解社會的同時,


不知誰設置的鎖鏈如蚯蚓從土裡竄出,


被約束導正的不只是道德與良知,

還有不知是捆著自己還是門扉的枷鎖?

 

 

門的鑰匙一直在手,


那握住的手卻越握越緊,


鑰匙痕深深的烙印在掌心,


卻始終不敢踰越雷池半步。

 

 

或許等到某天開竅了,放棄了,


或是提起久違在久違的勇氣,


解開那道虛設的封印,


而試著推開門扉時,


才發現它早已壅塞到憑藉現存的體力無法推開的地步,


只好耳貼在門,用世人所描述的飄渺,


來幻想門後的美好。

創作者介紹

紙鳶峰

紙鳶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