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間鐘響,拎著空蕩的行囊正式與現在劃別, 

 

這裡所屬的一絲一縷不帶走分毫 

 

把初來乍到時的孑然自我一併留下。

 

 

我用寶藏將虛無的山岳填滿 

 

一手手地用鑿子鑿出登往山頂的路 

 

即使風霜冷勁,我們仍甘之如飴地酣笑著 

 

相信山頂的風景必能為我們滿意 

 

 

山峰無情,山風無眼 

 

只是一個瞬間,一個眨眼,一個冷冽的勁風 

 

卻將你與你們一個個的逐步吞噬 

 

你與你們一個個地在消逝在我眼前 

 

讓人久久不能成眠 

 

 

登山之路仍需繼續 

 

只是逐漸乏而無力 

 

鑿不入石塊的深處 

 

只鑿出滿手的鮮血 

 

 

工具不利便輔以火藥憾動山勢 

 

卻只引來一身的殘疾 

 

便罷了已倦 

 

築一個中段,築一個平台 

 

留下細裝在箱的寶藏 

 

刻下曾屬自己過往的痕跡 

 

某人某月在此敗逃 

 

 

拎著空盪的皮囊戰敗而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紙鳶峰

紙鳶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塗鴉
  • 人生若當成是無止境的考驗, 那就太辛苦了.
    若能改變一下心態, 盡一己之力,
    得之我幸, 不得我命, 那會更快樂.
    何必言敗逃?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