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示意圖


揮汗如雨的步伐下,

慣性的拐了個彎,

來到這條路陌生卻帶點熟悉的街道,

讓我有種回到家的錯覺。

 

是的,家,

曾經的家,

對於它的記憶已如同它的磚面一樣斑駁不全,

多年來非刻意的迴避,卻也險些將它遺忘,

此時過往的點滴、如回播的映象帶,

從記憶的層櫃裡湧出。

 

那;

BB槍射穿的玻璃;

牆上用蠟筆畫出的虛構好友;

用積木堆疊而成的城堡;

躲貓貓必藏的衣櫃;

隔壁房間的爭吵與眼淚;

傷心與差點成真的強迫性選擇;

這些點滴洄游於心頭。

 

就這樣,

我待佇在別人的家門口,

想起了從前的種種,

本該是遺憾與懊悔的情緒,

但我卻微微的笑著,感激著。

 

與他的別離,

像是小說一段章節的結束,

財富被留下了,

家卻隨著時間而圓滿了。

 

有恨或遺憾嗎?

肯定是有的,

但跟心碎的滋味做比較,

反而不重要了。

 

2017/04/21 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紙鳶峰

紙鳶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