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著長著厚繭的雙手,

淚珠已在眼眶裡打轉,

看著佈滿雙手的皺紋,

不爭氣的讓眼淚落下。

 

那雙曾經拿著籐條追打我的主人,

那雙在我流淚時,輕撫安慰著我的溫柔,

那雙滿是刀痕,卻能烹出魔法的手藝,

那雙撫摸臉頰,曾讓人感覺不舒服的回憶,

那雙拿著掃具,讓家裡整潔的辛勞,

那雙緊緊抱著我,讓人卸下防備的依偎,

那雙不曾塗膜保養品,卻帶著淡淡香甜的氣味,

那雙將我從小栽培長大,但從不覺得累的親情,

那雙愛我,包容我放錯,會嚴厲責備我的血緣,

那雙在窮困潦倒時,依然對我展開雙臂的家人。

 

那雙手,做了太多,拒絕了太多,

將最好的留下,只願拿取剩餘的殘骸,

那時時刻刻專注著我們的雙眼,卻忘了自己,

那捨不得的節儉,只在我們身上傾注,

那不寬厚的肩膀,卻扛了太重的責任,

那個人不是別人,是最親近的母親。

 

但,

等我懂事的那時候,

媽媽,真的已不在年輕,

能做的貌似已經不多,

唯有將您灌注在我身上的愛,

一點一滴的回報給您。

 

媽媽,謝謝你,還有我愛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紙鳶峰 的頭像
紙鳶峰

紙鳶峰

紙鳶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昀
  • 我真的想知道

    你怎麼有辦法

    寫出這麼多.......................詩

    [:emotion1419349568-3200691142.gif]
  • 阿!!就..愛講廢話
    然後為賦新辭強說愁
    接著就出來了好多
    狗屁不通的文章!!

    紙鳶峰 於 2015/09/20 22: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