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註定帶著一個現實入夢,但它堪比惡夢,

近十年的悸動,像老鐘擺重歸於零,

大石終究卸下,臨走前仍給予了一次重擊,

沒改變的依然不變,無法向前也不需退卻,

兩線如菱形偶有交疊,但始終無緣平行重疊,

紙鳶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